学生管理不能靠“最狠校规”严防死守

来源:光明网-时评频道

作者:杨三喜

  “不允许学生带手机进校园,一经发现立即摔坏或抛入水桶,同时不允许学生穿奇装异服,发辫不得超过21厘米,一经发现,立即劝其剪短。”日前,山西省范亭中学官方网站发布的一条《范亭中学严禁学生带手机进校园动真格》消息。

  从学校官网的信息来看,学校在校门口设置安检通道,各班班主任手握金属探测仪,对学生的背包、行李进行检查,发现手机便丢入水桶内销毁。截至当天下午6点,学校共销毁两部手机,勒令200余位女生剪短发辫。看来,学校在管理手机和学生发型方面,还真是动真格。

  不管是购置多个金属探测仪,一经发现便销毁手机,还是勒令女生剪短发,都源自于学校严格管理的初衷,而严格管理则是为了让学生把更多精力放在学习上。从这一初衷的角度来讲,学校的确是煞费苦心。但尽管学校表示销毁手机前与家长签订了协议,让家长了解并支持学校的规定,仍然难以否认这种管理方式过于粗暴,既损害个人财物,也有损学生尊严。目的虽是好的,但难以反证手段的合理。其面对巨大争议,也就难以避免。

  有意思的是,很多学校都出台了类似校规,好像没有最严,只有更严。而由类似“最严校规”引发的舆论争议也是此起彼伏。但争议并没有让其他的学校改弦更张,更多的学校依然我行我素。而从范亭中学动用金属探测仪搜寻手机,销毁学生手机的宣传来看,学校对这种管理方式充满了自信,否则也就不会大张旗鼓、图文并茂地宣传。

  这种现象的存在也折射出学校教育理念与公众之间的巨大鸿沟:公众觉得管理方式过于粗暴,学校却仍然引以为豪,而这或许也得到了多数家长的支持。另外,提出这种管理方式的学校领导,还获得了各种各样的荣誉,得到了教育系统的高度认可。据报道,该校校长就获得了全国模范校长、省劳动模范、省三晋名校校长等称号。这名校长表示自己也已自加压力,“我已住校,学生返校时我也站在校门口和大家战斗在一起。”而前任校长在2019届毕业典礼上的讲话中也是声情并茂,“为了你们这一届,我可谓是煞费苦心,采取了好多措施,有些可能不近人情。监控单我每天签字是从你们高一的时候开始的,手机的禁令是从你们高二的时候开始的……”校长都这样付出了,再来批评他们,都有些于心不忍。由此看来,希望学校用更艺术的方式管理学校、学生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不同地区、不同学校面临着不同的办学环境、不同的生源情况,学校管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也似乎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方式方法。一线城市的名校,讲究尊重学生个性、提倡自主管理,这无疑是教育的理想境界。但如果放到乡镇中学,引导不当可能会导致“天下大乱”。不少“最严”“最狠”校规之所以层出不穷,并获得家长的支持,正在于它契合了“管出好成绩”的期待。说到底,对于学校管理者以及家长来说,好成绩是硬道理,具体如何管理是次要的。只要能够出好成绩,再严也都能够接受。

  值得质疑的是,严管就能出好成绩吗?严防死守,一个年级一个通道,一个又一个安检门,柜子里、床铺下也不放过,让学生的手机无处遁形;严格规定头发必须留多长,让孩子把每一分每一秒都放在学习上,就能出好成绩吗?教育是一门科学,也是艺术,学生管理是做人的工作,不能枉顾科学,也不能缺乏艺术,严防死守,无视学生的自主性,结果可能是南辕北辙。(杨三喜)

2019年8月29日 16:56
浏览量:0